×

快速登录

  • 登录
  • 注册

聚闻| 一位中国女性的澳洲试管婴儿之旅

2017-12-12 14:57:30 分类:聚澳新闻


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被取消后,人们对试管婴儿的需求激增,但在中国,未婚女性并不被允许尝试做试管婴儿。于是,一名中国女性来到澳大利亚,想要通过IVF(体外人工受孕)实现自己做“单身妈妈”的愿望。


住在上海的陈晃(音)一直想要一个孩子,因为她喜欢孩子,认为母性会使自己感到完整。


陈女士告诉SBS新闻,“当我想要孩子的时候,当然首先想到的是找个男人生一个孩子。而事实上,我确实尝试过。”



但30岁出头、仍然单身的陈晃(音)却没能成功,并逐渐对这个方案失去希望。


随着2016年放宽的独生子女政策,中国的已婚夫妇被政府鼓励多生孩子,每个家庭最多可以生两个孩子。因此,IVF(体外人工受孕)的需求激增,有需求的夫妇最多需要等上两年。


根据中国的法律,未婚女性是不允许进行IVF的。陈晃(音)因此认为自己运气不佳,直到看到了有关外国精子库的有关文章。


纠结一年后的郑重决定


为了了解更多,陈晃(音)加入了一个在线聊天小组,里面尽是与她有着相同需求的女性:单身并且想要一个孩子。其中不乏有些人选择到国外接受IVF,她对此感到惊讶。



她说,“她们到IVF合法的其他国家去接受手术,包括丹麦、美国、泰国等。”

这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但要具体实施还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地方。


陈晃(音)说为此犹豫了一年多,思考了“有很多问题,比如孩子出生后,我该怎么告诉朋友和家人?我应该公开吗?当孩子长大后,我该怎么跟他们说?”


在长达一年多的纠结后,陈晃(音)最终作出了决定——到澳大利亚生孩子。



她之所以选择在澳大利亚,是因为它毗邻中国,而且有很好的医疗声誉。澳大利亚被认为是辅助生殖技术领域的领先者。数据显示,全球第三个试管婴儿是于1980年在澳大利亚出生的,而每年在澳大利亚出生的每25个婴儿中就有1个是通过IVF实现的。



陈女士找到了一位能同时讲普通话和广东话的专家Andrew Kan医生。


据Andrew说他接受的中国客户越来越多,“每个月约有两个来自中国的客户。”


为孩子挑一位“父亲”


在参考了精子捐赠者填写的问卷后,陈女士为她未来的孩子选择了“父亲”,她说,“澳大利亚没有商业化的精子捐赠机构,在澳大利亚购买任何人体组织(包括精子)是非法的,而且澳大利亚保护孩子的权利。将来他们可以联系自己的亲生父亲。”


虽然陈女士不可以直接联系精子捐赠者,但在新州,通过IVF出生的孩子在年满18岁后,都可以通过注册表了解他们的某些身份信息。


在今年2月,陈女士飞往悉尼,在Andrew的诊所接受了相关手术。


IVF的整个过程包括:在实验室环境中将卵子和精子结合,随后将受精卵或胚胎在相关设施中培育生长几天,最后再将其植入女性的子宫中。


根据今年7月刊登在《澳大利亚医学杂志》上的研究发现,约33%的女性在第一次接受IVF后便成功怀孕生产,即便第一次失败,当手术进行到第八个周期时,成功概率会增加到54-77%。


回到上海的陈女士很快检测出自己怀孕了,于是,她在今年9月再次回到悉尼,行李箱里装满了给孩子准备的衣服,支持她的父母也一起陪同她来到悉尼生产。



每个试管婴儿的费用在1.2到1.5万澳币之间,但陈估计她将会花费更多,因为她还在悉尼租了一套公寓迎接孩子的诞生。


今年11月,33岁的陈晃(音)生下了一名健康的女婴,并取名Alice(爱丽丝)。



考虑到将来爱丽丝会问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,陈晃(音)说,“我会告诉她整个故事,从一开始,我就准备对这个故事保持开放的态度。”


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,母女两人将回到家乡上海。




市场推广




聚澳传媒原创或整理报道,谢绝转载,欢迎转发!

相关资讯

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

验证码: